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"新,快,具活力"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

冯冷萱新闻博客资讯网

第156章 终章

发布:admin05-15分类: 娱乐

  “小路,你竟然还没起床?病了?居然没去跑步!大家都在排练室等你好久啦!于茂已经发了一通火了,快快快,快起来。”

  Zero的经纪人姜原州破门而入,嘀嘀咕咕走到窗边,拉开窗帘:“小路小路,快起来!”

  躺在床上的人翻了个身,坐了起来。这人穿着大一号的睡衣,伸手揉眼,半截手臂修长凝白,经脉清晰。放下手,露出一张清秀脸庞。他的五官不是最好的,但看过来的眼睛幽黑如深潭,眼底澄澈,纯真里带着纯粹与执拗,让人怦然心动。

  “醒了?快点起床去训练,早点把训练搞完,之后自由活动。对了,你可下午六点留给我,有个人要介绍给你认识。但你别让于茂知道啊,不然他又要闹了。”姜原州挪着胖乎乎的身体,一边翻路语茗的衣柜,一边说着今天的行程,“记住了没?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路语茗跳下床,应了声,瘦削身形晃了晃,冷不丁噗通一下坐了回去,扶住了额头,“脑袋好疼。”

  “你怎么了?不会是生病了吧,这可怎么办好?下午的人非见不可啊!我搭了好多关系都没找上,没想到现在他自己上门来要见我们……”姜原州喋喋不休,拿出手帕擦起汗来。

  姜原州气得不善:“你这小孩,唠叨还不是为你好。我看你头疼是天了天和于茂吵架的缘故吧!还有不是我说你,你好歹被人叫歌王,衣柜却空得只有这几件地摊货,丢人不丢人啊!”

  “唱歌又不是看衣服。”路语茗毫不在意,“对了,我想搬出去住。我有点受不了那个音乐制作人,最近队里吵得太凶,我想分开住,大家都冷静一下。”

  “那是为了乐队好。”路语茗一语道破,“总之我去找房子,冷处理下。或许缓缓能好点。实在不行的时候,我也有绝招。”

  姜原州瞪大了眼睛,眼珠子都要掉出来,一行冷汗淌下来,也不絮叨了:“要不我去找房子吧。”

  进了门,柯颜、郑萄、于茂、厉俊友还有方倩德都在。方倩德坐在于茂旁边看他拨弄吉他,看到路语茗,冷冰冰地说:“歌王来了?还耍起大牌了啊,还是昨天回去之后觉得我的编曲对了,今天不好意思来?”

  “你你你!你懂什么流行趋势!你们队长,于大队长都同意我的建议,你干什么这么固执!你这是把乐队往火坑里推啊!”方倩德声嘶力竭,表情生动。

  路语茗不让步:“口水歌没有市场,电影音乐才是好的走向。我们是原创乐队,是要去引领潮流,不是被潮流引领。还有你逼着于哥写的歌词,我也看了,一堆……”

  路语茗刚要骂歌词不好,蓦然头又疼了起来,他叹了口气,言简意赅地说:“总之,我不同意你的方案!编曲歌词都要改!”

  欺负骤然凝重,厉俊友出来打圆场:“这都讨论好久了,要不今天我们歇一天吧!”

  “也好!”于茂叹气,不对焦的眼睛看了看路语茗,“小路似乎今天也不太舒服,那就歇一天吧。”

  方倩德气不过,甩袖而去。于茂和姜原州追了出去,厉俊友犹豫了一下也跑了出去。郑萄开心地叫路语茗:“小路小路,听我新练的曲子!”

  “不了!”郑萄没说完,路语茗似乎预料到他后面的话一样,抓着柯颜不放,“柯颜,陪我去看房子好不好?”

  两人结伴出门,路语茗拿出早就准备好路线图,边走边说:“柯颜,我打算搬出去住,你要不要一起?我托北崎远给我找的几个地方,据他说陶凌也很喜欢。不过陶凌和一个新人跑去华睿了。估计北哥没告诉他们地址,总之我们先下手为强赶紧去吧!”

  路语茗早就习惯对柯颜说话,而柯颜一言不发。他总想,对柯颜絮絮叨叨说话,不知道这家伙会不会稍微不那么闷一点。

  不过,今天的效果显然一般化。两人打的一路,柯颜还是一言未发。而他们看了几处,不是人太多,就是房型不够理想。

  “只剩下最后一个地方了。”路语茗带着大眼镜捂着口罩,站在路边,看向手边的纸条。

  柯颜也带着眼镜,愣了一会儿,点了点头。路语茗帮柯颜叫了车,送他走,自己转头在路边闲逛。

  最后在S市中心广场的穹顶屏幕下坐下,天气太冷只有他一个人。路语茗取下眼镜,抬头向上看去。

  屏幕里播放访谈节目,影视圈教父级导演徐清侃侃而谈:“每个导演心底都有一个酝酿很久的剧本,我也一样。我想拍谍战片很久啦!”

  徐清没说完,便插入了广告。一个新近流行的体育器材,里面的人据说是个总演主角却不红的人。

  路语茗立刻回头去看,一个穿着棉嘟嘟衣服的小姑娘站在他面前。小姑娘是个美人胚子,瞪大眼睛的样子不突兀还很可爱,那样子已经看他很久了。

  “我,我是苏……苏……”女孩结结巴巴,“我喜欢Zero,最喜欢柯颜了……”

  路语茗弯腰看着她想到了自己十年没见的妹妹,伸手到外套口袋里:“苏苏喜欢柯颜,那送你一个礼物,给。”

  路语茗再次坐到车上,拿出手机,翻出父母的号码,最终叹了口气。收起手机,拿起出租车里的杂志翻看,八卦杂志里说着去年金影奖最佳导演得主潘昌翘奖不领的□□。

  车到了市郊一处别墅区才停下。之后路语茗徒步走到别墅,敲门进去的时候售楼处的人刚好在。

  “你好,是楚先生吧?”推销员是个青年,面容大众,但神采飞扬,“我姓吉,这套房子廉价买啊,您来看,史上最低,只要二十万!!!只要二十万!!!”

  “我姓路。”路语茗无情地打断了对方的推销,不过还是问了一句,“真的只卖二十万?”

  “咦?谁说要卖二十万的?是两百万啦!”青年没好气地说,“两百万还是首付啊。也不看看这房子多大,二十万是谁说的啊!”

  路语茗只是笑了笑,被认出来对他已经不新鲜了。虽然知道这房子有□□,不好买下,但路语茗仍然忍不住向里面走了走。而青年认出路语茗之后也不再阻拦。

  一个很大的庭院。即使是冬季也能看到绿色,草木繁杂。庭院中央一个池塘,里面养着观赏金鱼。阳光落在池塘上,仿佛隔世而来。

  “只是觉得,那样会更好。”路语茗凝视池塘,总觉得哪里不一样。他坐了下去,抱住膝盖,一直烦躁的心渐渐平静。

  蓦然手机一阵响铃,惊醒路语茗。他抬头,发现天都快黑了,身边的青年也不知去向,只是在自己身边留下纸条:这房子姓楚,你别乱打主意!

  路语茗只好再去打的,好歹在六点之前到了地方。姜原州已经在门外等候,看到路语茗一把扯了过来,拉了进去。

  姜原州边走边絮叨:“你说你,你说你,我早上嘱咐你什么了!快跟我走,别迟到,等会儿千万别提于茂,听到没有!”

  路过大厅时,一个人从路语茗身边走过,扭头嘿嘿一笑露出一排牙,擦肩而过的瞬间,那人语速超快地说:“我是祁燃。”

  包厢的灯光很亮,地板逆光,依稀可以看出那人身形修长,行动间带着天然的力量感。等到他走近,露出华贵清隽的脸庞,却不娇纵也没任何锋芒。

  路语茗疑惑地看着他,总觉得他很熟悉,熟悉到自己应该知道他的每一份秘密,可回想时却一点都想不起来。

  姜原州没好气地说:“楚少是词坛新晋的词作者,炙手可热!各大音乐排行榜上至少一半都是他写的词,你能在哪里见过,电视啊!”

  “总之,我们是来请楚少给乐队写词的,你和楚少好好聊聊!”姜原州叹了口气,“你可别乱得罪人!”

  共处一室,路语茗难得有些局促,低头想了想姜原州刚才的嘱咐,还是开口:“楚少……”

  楚修宁说着,低下头,认真写字。楚修宁的指尖划过路语茗掌心,温暖而刚劲狂狷的三个字落下。

  瞬间,潮水涌动再次回到路语茗的灵魂里,那些被遗忘被扔弃的过去,痛苦的甜蜜的刻骨铭心的往昔,一世三生的回忆。

  路语茗眼底的天真化成水光,银河倾斜,星尘满溢。路语茗抓住了楚修宁的手,低声唤他的名字。

  最初是想写一个灵魂相守情深不负的故事,并没想到之后发生的事情。陈凯歌导演有句话“拍电影是莫大的辛苦,也是莫大的幸福”,写文亦如是。

  现在,这篇文结束了。我想要通过这个故事表达的,也已尽数说完。剩下的,错字、bug和遗憾,种种不好是我的;那些值得一看的地方——如果有的话——献给诸位。
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



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